表哥说:他现在“几乎不出门都在家-德州扑克游戏-合肥新闻网
点击关闭

闺蜜表哥-表哥说:他现在“几乎不出门都在家-合肥新闻网

  • 时间:

戈登生涯首个三双

1月24日,在武漢某私立醫院上班的閨蜜通過微信和我吐槽武漢口罩脫銷,原定24號回家的閨蜜因為封城只好留在武漢過年,今年是她第一年上班。

幸運的是,雖然在湖北境內,但爸媽所在的城市市區目前還沒有出現確診病例,26日下午,當地政府發佈對全市高速、普通公路、鐵路實行交通管制的通告后,父母也對這件事重視起來。

1月26日武漢城區空曠的街道 表姑拍攝視頻截圖

1月22日,武漢發佈了「全民戴口罩」的通知,表姑才知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這麼嚴重!當天表姑出門去買口罩,發現口罩價格直線上升,就這樣藥店還說口罩沒貨了。

儘管我反覆強調,爸媽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口罩只買了十幾個,其中甚至還有可水洗反覆使用棉紗口罩,而我媽臘月二十九還去超市上了一天班……

緊接着大家傳「商場菜店要關門」,表姑一個同事一下子買了四袋米,表姑也跟着去搶生活用品,平時買3塊一斤的藕漲到8塊一斤,1、2塊一斤的白菜漲到5塊一斤。不過那天是大年三十,表姑也說不清到底是因為三十漲價,還是因為肺炎。

因為城區將全面禁行機動車,26日下午,爸媽去超市大採購,媽媽發給我一段視頻,去超市大採購的市民不少,基本都帶上了口罩。爸媽說沒感覺超市裡東西漲價,但口罩價格有點貴,一盒50個醫用口罩100元。媽媽一開始只買了兩盒,後來爸爸又出門去買了3盒。

1月23號上午,閨蜜趁着休息的空隙去買菜,結果發現「菜都搶光了」、「很多店在看不見的地方哄抬物價,白菜一顆35、菜薹一把95」,因為沒有交通工具,加上附近的超市都被搶空了,閨蜜只買到金針菇和粉。

表姑拍視頻給我看,她5點下班走回家,路上沒有行人、沒有車子。聊到最後,表姑跟我說,「雖然武漢看着很平靜,但武漢人心裏波濤翻滾,緊張、擔心、難受……這一切都得忍着憋着!為了這場沒有戰火的戰爭,武漢人沒少付出,請不要再埋怨武漢人了,武漢人也不想看到災難。」

表姑說口罩和84消毒液用的多,都是緊缺物資,武漢市物業管理協會昨天(1月26日)發了《請求防護物資愛心援助》通知,各個小區正在請求援助這兩項物資。

表哥拍給我他買的價值40元的白菜

表哥說他現在「幾乎不出門都在家」,但1月26日要回公司值班,因為機動車禁行,只能走着去上班,好在走半個小時就到了。「九點前到,下午五點多(可以下班)」,聊到值班時間,表哥再次安慰我,「工地上沒啥人的」、「去了也沒太多事」。

表哥:報名參加建設火神山,沒被選上

表姑現在在武漢的一個小區做保潔,昨天(1月26日,大年初二)還在上班。表姑告訴我,平時打掃29層樓的清潔至少需要兩個半小時,現在半個小時左右就能做完。因為業主們都在家自我隔離,很少有人進出,每層都很乾凈。

「剛跟父母視頻,我媽掉眼淚,讓我好難受……不知道說啥了」

高強度的工作並不是閨蜜要面對的唯一問題,「前天(1月25日)食堂通知還有三天就撤了,因為菜場關門買不到菜」,但閨蜜很樂觀,「你不用擔心我沒飯吃,領導總會解決的。」

表姑:「業主都在家自我隔離」(以下內容為表姑自述,略有編輯)

閨蜜:「只有兩人輪班,一人24小時」

(以下根據聊天內容整理)1月21日,我打視頻電話告訴父母「不回家過年了」,幫我連盯了一個月車票的媽媽臉上浮現了明顯的失望,但她很快調整了情緒安慰我,「沒事兒,就當今年是你出嫁了,我和你爸不也只有兩人在家過年。」

(以下內容根據聊天內容整理)「本來以為今年豬肉最搶手,(結果)口罩成了黑馬」

表姑發給我武漢市物業服務企業請求防護物資愛心援助截圖

「不說了,有事!」、「不說了,明天我24(小時的班)」,除夕和初一,我和閨蜜的兩次聊天都以這樣的話語結束。

爸爸又出門買了3盒口罩看着爸媽發來的照片上塞得滿噹噹的冰箱,和廚房堆得滿噹噹的米面糧油和果蔬,視頻教學如何正確佩戴口罩后,我坐在電腦前決定記錄我可敬的奮鬥在一線的親友們……(中新經緯APP)

「之前屜子放了好多口罩,覺得佔位子嫌棄的不行,現在全是搶手貨」 ……

閨蜜告訴我,因為臘月二十九之前有3個同事先回家了,現在包括她在內只有兩個人輪夜班,一人一天一夜(24小時)。「本來(安排回家的同事)初一或者初二來接班,現在只能等疫情結束他們回來我們再補休。」

大年三十的晚上,因為武漢封城沒能回家的表哥發了兩條朋友圈。第二天我給表哥發拜年短訊,表哥卻反過來安慰我「別慌」、「聽安排做好防護就行了」、「我這邊挺好的,你照顧好自己就行」 ……

(以下根據聊天內容整理)「第一次在外面過年,自己做年夜飯。[機智]」

閨蜜分享集五福抽到「武漢七日游機票」截圖

表哥告訴我,他準備了N95口罩,還買了1千多塊的菜。「菜漲價了,一顆白菜40,不知道多重。」

中新經緯客戶端1月27日電 (熊思怡)2020年1月26日,武漢「封城」的第三天,農曆大年初二,我在北京租的房子寫下這些文字,我的表姑、表哥還有閨蜜在武漢,在對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一線,他們是春節也未曾放假的小區保潔、建築工程監理、新手醫師。

父母:「50個口罩100元!超市沒漲價」

「醫生24小時勉強還能輪,護士真的沒法干。」閨蜜很內疚,「護士乾的我們也不太會,想幫忙也幫不上。」

表哥報名參加火神山醫院監理工作聊天過程中,表哥發給我一張截圖——1月23號晚上,表哥所在工程建設公司在公司QQ群發號召,呼籲在漢員工參与武漢火神山醫院的現場監理工作,他也報了名,但報名人數太多,表哥沒有被選上,言語間表哥似乎有淡淡的遺憾。

今日关键词:日内瓦车展取消